当前位置:首页 -> 饮食男女

全蝎的功效与作用

  全蝎也是一种高档美味佳肴,营养丰富,食之有防病治病、增强免疫力和抗衰老等功能。含蝎毒,系一种类似蛇毒神经毒的蛋白质,粗毒中含多种蝎毒素。全蝎水解液含多种氨墓酸及29种无机元素等。

全蝎的功效与作用

  功效与作用

  1.全蝎治顽固性偏正头痛。全蝎搜风通络止痛之效较强,用治偏正头痛,单味研末吞服即有效;全蝎配合天麻、蜈蚣、川芎、僵蚕等同用,则其效更佳。

  2.全蝎治风湿顽痹。全蝎善于通络止痛,对风寒湿痹久治不愈,筋脉拘挛,甚则关节变形之顽痹,作用颇佳。可用全蝎配麝香少许,共为细末,温酒送服,对减轻疼痛有效,如全蝎末方(《仁斋直指方》);临床亦常与川乌、白花蛇、没药等祛风、活血、舒筋活络之品同用。

  3.全蝎治疮疡肿毒,瘰疬结核。全蝎味辛,有毒,故有散结、攻毒之功,多作外敷用。如《本草纲目》引《澹寮方》用全蝎、栀子,麻油煎黑去渣,入黄蜡为膏外敷,治 疗诸疮肿毒;《医学衷中参西录》以全蝎焙焦,黄酒下,消颌下肿硬;《经验方》小金散,以全蝎配马钱子、半夏、五灵脂等,共为细末,制成片剂用,治流痰、瘰 疬、瘿瘤等证。近代用全蝎配伍蜈蚣、地龙、?虫各等份,研末或水泛为丸服,以治淋巴结核、骨与关节结核等。亦有单用全蝎,香油炸黄内服,治疗流行性腮腺 炎。

  4.全蝎治痉挛抽搐。全蝎主入肝经,性善走窜,既平息肝风,又搜风通络,有良好的息风止痉之效,为治痉挛抽搐之要药。用治各种原因之惊风、痉挛抽搐,常与蜈蚣同 用,即止痉散(《经验方》);如用治小儿急惊风高热,神昏、抽搐,常与羚羊角、钩藤、天麻等清热、息风药配伍;用治小儿慢惊风抽搐,常与党参白术、天麻 等益气健脾药同用;用治痰迷癫痫抽搐,可与郁金白矾等份,研细末服;若治破伤风痉挛抽搐、角弓反张,又与蜈蚣、天南星、蝉蜕等配伍,如五虎追风散(广州 中医学院《方剂学》);或与蜈蚣、钩藤、朱砂等配伍,如摄风散(《证治准绳》);治疗风中经络,口眼?斜,可与白僵蚕、白附子等同用,如牵正散(《杨氏家 藏方》)。

  药理作用

  1.抗惊厥作用:小鼠17-30g,雌雄兼用,40只1组,共分3组,分别以咖啡因、美解眠、硝酸士的宁给药,形成惊厥模型。每组小白鼠再均分4组,分别iv蝎毒0.3mg/kg,AEP0.28mg/kg、安定7.5mg/kg(阳性对照)、生理盐水(NS),观察惊厥发生率、惊厥程度、平均总持续时间、死亡率,观察120分钟,结果表明AEP对抗咖啡因惊厥的作用较强,四项指标均显着下降(p<0.01);使美解眠四项惊厥的作用强度与安定相似(p<0.05)。对三种模型作用强度的顺序为咖啡因惊厥>美解眠惊厥>士的宁惊厥。蝎毒的抗惊厥作用较AEP 弱(p<0.05),对三种模型作用强度顺序与AEP相同。

  2.抗癫痫作用:大鼠170-300g,每组40只,共2组,分别用头孢菌素和马桑内脂诱发癫痫,每组再均分4组,分别iv蝎毒0.3mg/kg、AEP0.28mg/kg,、im安定7.5mg/kg、NS适量观察癫痫发作的潜伏期、发作程度、死亡率和平均总持续时间四项指标。结果表明,对头孢菌素癫痫模型,蝎毒、AEP和安定的癫痫发作潜伏期均比对照组延长,发作程度有所减轻,平均总持续时间缩短,各组与对照组差异较显着。对马桑内脂所致大鼠癫痫模型,蝎毒与AEP、安定各组的癫痫发作的潜伏期均比对照组明显延长,发作程度明显减轻,平均总持续时间显着缩短,死亡率由80%减为零,各组与对照组之间差异显着。

  3.对心脏和心血管的作用:蝎毒能使麻醉兔LVPN左室 dp/dt升高、心率稍减慢;心得安能对抗该作用。AEP对LVP、dp/dt、心率的影响都不明显。蝎毒使离体豚鼠心脏收缩张力增强,心率减慢,并呈现频繁的心律不齐;心得安能对抗蝎毒增强心脏收缩张力的作用,但不能消除心律不齐。AEP使心肌收缩张力下降,心率加快,同时也引起心律不齐。蝎毒能引起兔主动脉条明显收缩,作用强度约为去甲肾上腺素的1/5,在蝎毒作用的基础上,妥拉苏林使收缩岖线升高,心得安使曲线降低。AEP使兔主动脉条轻微松弛。用光电容积搏动法实验,蝎毒和AEP都能使小鼠未梢血管收缩。

  4.对脑神经的作用:蝎毒毒素对大鼠脑神经细胞线粒体的作用蝎毒毒素对鼠脑神经细胞线粒体结构和功能具有显着的影响。初分毒素(SVc)抑制线粒体细胞色素氧化酶和琥珀酸脱氢酶的活力,降低呼吸控制率(RCR)、氧化磷酸化效率(ADP/O)和耗氧速率(QO2),增加线粒体膜的流动性。蝎毒毒素多肽SVⅢ与线粒体短时间作用,明显抑制线体的QO2,所需浓度为SVc的1/10 左右,如果它与线粒体长时间作用,则有延缓线粒体老化的效应,减慢线粒体因放置而导致的QO2降低速度。SVc和SVⅢ对鼠脑神经细胞线粒体作用的大小不与加入的浓度成正比关系,仅在某一特定的浓度区域呈现最强的作用。

  5.蝎毒对大鼠神经的骨胳肌的作用:在大鼠膈神经膈肌标本上,观察蝎毒对神经、肌肉和神经肌肉接头传递的作用,结果表明:

  5.1.在蝎毒(3×10-5g/ml)作用下,由吸附电极引导的膈神经单相动作电位的下降相逐渐延长,形成平台,3小时后电位时程可达100ms以上。

  5.2.蝎毒(5×10-7-6×10-5g/ml)显着改变肌纤维动作电位的波形,降低肌细胞的静息膜电位。如用6×l0-5g/ml浓度蝎毒处理膈肌,半小时内即可使肌纤维动作电位下降相大大延长,形成平台。1小时后膜电位由对照的78±4mv降低至 59±13mv,2小时后至55±8mv。

  5.3.河豚毒可使被蝎毒降低3的肌楞胞膜电位迅速复原,但随时间的延续还可再出现缓慢的轻度下降。

  5.4.在河豚毒使肌细胞动作电位消失后,向溶液中加入蝎毒,0.5小时后将两者一并洗去,重新出现的动作电位亦带有明显的平台。

  5.5.在接头传递已被高Mg2+或筒箭毒碱阻遏的标本上加蝎毒后,单个间接刺激可诱发出一串终板电位,甚至引起肌肉收缩。

  5.6.蝎毒(1×10-5g/ml)明显增加小终板电位的发放频率,作用l小时后其频率可高达100次/sec以上。

  5.7.肌肉对间接刺激的收缩反应在加入蝎毒后首先增大,然后逐渐下降,在1×10-5g/ml浓度蝎毒作用下1.5-2小时传递阻遏,此时肌肉对直接刺激的收缩反应亦很快丧失,蝎毒还明显延长单收缩主要是舒张期的时程,作用2分钟即可使单收缩时程达1sec以上,洗去蝎毒只能使之部份恢复。

  6.蝎毒对培养小鼠心肌细胞钠通道的阻滞作用:培养小鼠心肌细胞,引导其动作电位,蝎毒粗毒3.75或7.5ug·ml使心肌细胞动作电位的时程与除极有关参数全部变小,Vmax,TP,APA呈显着的剂量依赖性,洗脱后恢复。河豚毒2.5ug·ml效果相似,尼莫地平3.0ug·ml使动作电位时程缩短,Bacl20.1mmol·L-1使时程延长、除极有关参数减小,表明蝎毒有钠通道阻滞作用。

  7.抗肿瘤作用:全蝎提取应0.2ml(相当生药0.04g/只),隔大皮下给药连续5天后,在用药第11天和停药8天时,对细胞肉瘤(SRS)实体瘤的抑制率为38.8%和55.5%;对MA一737乳腺癌,每天给药共12次后,抑制率为 51.8%,停药8天时为30.4%。对SRS腹水型带瘤子鼠的生存率较对照组延长12.5%-20.7%。结果表明对带瘤小鼠的肿瘤生长有明显抑制作用。全蝎530号粗提物体外培养的Heal细胞全部死亡脱壁。对LA一795肺腺癌带瘤小鼠生存时间延长29.2%。东亚蚶蝎尾灌胃,预防给药组S180 肉瘤抑制率为45.O%,治疗给药组S180肉瘤抑制率为47.6%,表明其兼有预防和治疗作用。

  临床应用

  ①治疗癫痫

  取全蝎(连尾)、蜈蚣(去头、足)等量,晒干研末,蜜制为丸如桐子大,成人每日1.5~2.4钱,早晚分服。小儿按年龄、体重递减。如无毒性反应,可连续使用。治疗8例,癫痫停止发作1例;发作次数减少、间隔日期延长、缓解幅度较服药前有所增大者3例;发作时症状有明显减轻者2例;无效 2例。

  ②治疗痹痛

  不仅有较好的止痛作用,而且对患处发麻亦有效。用法:将全蝎研粉,每晨吞服4分。如配合其它药物或疗法使用,则效果更佳。

  ③治疗淋巴结结核

  取全蝎、蜈蚣各1只,研成细粉,打入鸡蛋1个搅拌,用食油炒熟(忌铁锅)服用,每晨1次,约30余次即可收到效果。

  ④治疗烧伤

  取活蝎30~40个,放入1斤食油中浸泡,12小时后即可使用(浸泡时间愈长,效力愈强)。用时将伤面水泡剪破,涂抹此油。治疗8例,均很快止疼,短期结痂而愈。

  ⑤治疗急性扁桃体炎

  取蝎尾一小节,置于直径2厘米之橡皮膏正中,贴于下颌角下方正对肿大的扁桃体外面皮肤上。若双侧肿大,则两侧同用。一般贴12小时即能收效,若无明显缓解,可继续用12小时。如有合并症,则应改用其他药物治疗。

  药物应用

  1.全蝎配蜈蚣:两药均为熄风止痉要药,并能解毒散结、通络止痛。全蝎熄风力强,蜈蚣搜风力著。两药合用,原诸功效均得以加强。用于中风、癫痫、急慢惊风、破伤风等病所致之抽搐痉挛,角弓反张,顽固性头痛,抽掣,风湿痹痛,疮疡肿毒,瘰疬等。方如止痉散、撮风散。

  2.全蝎配地龙:全蝎祛风通络、解痉止痛;地龙活络通痹,清热熄风。两者相配,祛风活络,通痹止痛之效显著。用于中风半身不遂,口眼歪斜,肢体麻木,以及风湿痹痛。

  3.全蝎配白附子:全蝎祛风解痉,通络止痛。白附子祛风解痉,燥湿化痰,《别录》言其主“面上百病,行药势”。《本草汇言》认为其“善散面口风”。两药合用,祛风通络之力较甚。用于风痰壅盛,口眼歪斜,抽搐不已。常与白僵蚕同用,方如《杨氏家藏方》牵正散。

  4.全蝎配钩藤:全蝎性善走窜,偏于熄风止痉,并能通络止痛。钩藤长于清热平肝,兼以熄风止痉。两药合用,平肝熄风,通络止痛。用于肝风内动,惊痫抽搐;肝阳上亢,头痛抽掣;中风半身不遂,肢体麻木。

  常用偏方

  ①治小儿惊风:蝎一个,不去头尾,薄荷四叶裹合,火上炙令薄荷焦,同研为末,作四服,汤下。大人风涎只一服。(《经验方》)

  ②治天钓惊风,翻眼向上:干蝎一个(瓦炒好),朱砂三绿豆大。为末,饭丸,绿豆大,外以朱砂少许,同酒化下一丸。(《圣惠方》)

  ③治乙型脑炎抽搐:全蝎一两,蜈蚣一两,僵蚕二两,天麻一两。共研细末,每服三至五分;严重的抽搐痉厥,可先服一钱,以后每隔四至六小时,服三、五分。(湖北《中草医药经验交流》)

  ④治小儿风痢:蝎三十枚,取一大石榴,割头去子作盆子,纳蝎于中,以纸筋和黄泥封裹,初炙干,渐烧令通赤,良久,去皮放冷,取其中焦黑者,细研成散。每服以乳汁调下一字。儿稍大,以防风汤调下半钱。(《圣惠方》)

  ⑤治癫痫:全蝎,郁金、明矾各等量。研粉混匀,每服五分,日三次。(内蒙古中草药新医疗法资料选编》)

  ⑥治高血压病、动脉硬化引起的头痛:全虫、钩藤各二钱,丽参二钱。共研末,每口二次,每次服二钱。(内蒙古《中草药新医疗法资料选编》)

  ⑦治中风,口眼歪斜,半身不遂:白附子、白姜蚕、全蝎(去毒)各等分(并生用)。上为细末,每服一钱,热酒调下,不拘时候。(《杨氏家藏方》牵正散)

  ⑧治耳暴聋闭:全蝎去毒,为末,酒服一钱,以耳中闻水声即效。(《志雅堂杂钞》)

  ⑨治血栓闭塞性脉管炎,淋巴结结核,骨关节结核:全蝎、地龙、土元、蜈蚣各等分,研为细末,或水泛为丸。每次服八分,每日三次。(《山东中草药手册》)

  ⑩治风淫湿痹,手足不举,筋节挛疼:先与通关,次以全蝎七个,瓦炒,入麝香一字,研匀,酒三盏,空心调服:如觉已透则止,未透再服;如病未尽除,自后专以婆蒿根洗净,酒煎,日二服。(《仁斋直指方》)

  ⑾治破伤风:麝香(研)、干蝎各一分。为末,敷患处。(《普济方》麝香散)

  ⑿治初生小儿脐风撮口,多啼不乳,口出白沫:全蝎二十一个,用好酒涂炙为末,麝香一字(另研)。上和为细末。用半字,煎汤调服。(《摄生众妙方》宣风散)

  ⒀治小儿脐风撮口,面赤喘急,啼声不出:赤足金头蜈蚣一枚,蝎梢四尾,姜蚕七个,瞿麦半钱。上为末,先用鹅毛管吹药入鼻内,使嚏喷啼叫为可医,后用薄荷汤调服之。(《袖珍方》)

  ⒁治慢性气管炎:全蝎一个。水煎服。(内蒙古《中草药新医疗法资料选编》)

  ⒂治腋窝结核:全蝎七只,蝉蜕十四个。煎汤内服。(《泉州本草》)

  ⒃治腹股沟肿核,初起寒热如疟,有时愈而复发,每次增剧,终成象皮腿:㈠初起即用干蝎去脚头,火焙研末,泡酒内服。每次一钱至一钱五分。㈡全蝎七只去头足,放鸡蛋内蒸熟去蝎,单食鸡蛋。(《泉州本草》)

  ⒄治流行性腮腺炎:全蝎用香油炸黄,每次吃一个,每日二次,连服二日。(《山东中草药手册》)

  ⒅治诸疮毒肿:全蝎七枚,栀子七个。麻油煎黑去滓,入黄蜡,化成膏敷之。(《澹寮方》)

  ⒆治初发痔痒:全蝎不以多少,或三、二个,烧熏。(《油珍方》)

  ⒇治大肠风毒下血:白矾三(二)两,干蝎二两(微炒)。捣细罗为散,每于食前,以温粥凋下半钱。(《圣惠方》)

  (21)治蛇咬伤:全蝎二只,蜈蚣一条(炙)。研末,酒下。(《经验良方》)

猜你喜欢